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龙迹 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的种子

发布时间:2019-09-13 20:55:26

龙迹 第一百零四章 神秘的种子

“你怎么还沒走,”微微侧目,经过今夜这一出,郭永也有些畏惧见到花裳,

“我走了你怎么回去向赵大小姐交代,”花裳不咸不淡的说道,

闻言,郭永倒是有些惊讶花裳居然对赵硕了解如此之深,

“走吧,送我回去,这么晚了,你也不担心我遇到不测,”花裳见郭永愣在原地,开口提醒道,

郭永摸了摸鼻子,心道:辰境修为,只怕是在东胜乱走都不会遇到不测,更何况是在丹灵宗,露出一丝苦笑,郭永竖起双指,以金色元气照亮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便在前面带路,

花裳见状,连忙跟上,挽住郭永另一只手,似是怕后者主动收回,挽上的那一瞬间便道:“不许抽回去,你可是喊过我裳儿的,”

这裳儿二字勾起了郭永无尽的回忆,身边的这个女子他已经亏欠太多了,就让她挽一下又算得了什么,

“花裳,你今日使用的到底是什么能力,是不是和你这次死里逃生有关系,”

“叫裳儿,否则我不告诉你,”两人靠的这般近,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这是花裳近年來最幸福的时刻,便忍不住的俏皮起來,

“好吧,裳儿,”

“其实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倒的确是和这次死里逃生有关系,”花裳沉思着道:“自打我从昏迷中醒过來之后,修为便达到了辰境,这种能力也映入了脑海,仿佛与生俱來的一样,只要别人在我面前一动用元技,我便可以看到对方运气的路径,便可以瞬间模仿出來,”

“就只有这些能力,沒有任何提示吗,比如在识海中出现一个老者之类的,”郭永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死里逃生之后脑海中出现的暮老,

“沒有,”花裳摇头道:“你说的那些应该是获取了某种传承,我觉得我更像是体内觉醒了某种血脉,因为自大我醒了之后,感觉自己的血脉之力比之以前强大太多了,”

“某种血脉,那这血脉也太可怕了吧,居然可以在战斗中临摹元技,”郭永闻而兴叹道:“我感觉我的两大逆天血脉桑土宰血和业火怒血都不如你这一种血脉,”

“怎么可能,你桑土宰血的异象和业火怒血的无根业火之能我便临摹不出,”得到郭永的夸赞,花裳甚是高兴,打蛇上棍道:“要不,往后你就勉为其难让我跟在你身边,我临摹出的每一个元技都教给你如何,”

“你和石劲都是我的随从,自是要跟在我身边了,”郭永避重就轻的说道,

“你就假装糊涂吧,”花裳嘟了嘟嘴,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屋,感叹着一路太短暂了,不情愿的松开手,说道:“我已经到了,你要是愿意留下过夜,我欢迎之至,”

“我看还是算了吧,”

“哼,就知道你不敢,胆小鬼,”

郭永灰溜溜落荒而逃,徒留下花裳一直凝望,直到郭永消失不见,花裳在辛辛收回目光,扬唇深吸一口气,自语道:“我是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接受我的,”

就这般,郭永在丹灵宗安然的度过了十天,

在这十天里,郭永大多时间都是在演武场教同门师弟师妹们修炼,也算尽到了一个师兄应有的,只有到了晚上,自己才会在陪伴三女之后,独自修炼,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小郭蝉就会赖上郭永,要和他一起修炼,郭永并不想这个小家伙太辛苦,只是后者就是个修炼狂人,郭永敢劝说就敢闹腾,郭永只能听之任之,

一一惜别之后,领了无尽的叮嘱和嘱托,郭永和大皇子同时上路了,下了丹灵山,互道了句珍重,便就此分道扬镳,

一路向西,在路径清风城的时候,郭永特意进去询问了一番,毕竟妄山宗宗主之子死在了这里,郭永担心妄山宗的报复,不过所幸,妄山宗似是学聪明了,并沒有人再來,

这次解救几位大能之行,郭永并沒有带上陈火,一是破阵靠的并不是修为,二來丹灵宗如今强者太少了,留他也能多一层保障,

无涯谷位居皇城正西方千余里之外,对于辰境修者而言,不算太远,此番为了救人,郭永将自己伪装成了复仇,是担心迅电组织之中有人能认出自己,

不急不缓,郭永用去五天时间便到了无涯谷附近,

沒有去附近的城池晃荡,这里乃是迅电组织的总部,不用想也知道附近的城池遍布着迅电组织的耳目,

郭永沒有选择在正谷入山,而是选择自山谷的东侧登顶,如此一來,居高临下,谷内一切便可以一目了然,

年关了,曾经苍翠欲滴的山林如今落叶缤纷,在地上堆了厚厚一层,光秃秃的枝桠,配上几声乌鸦的叫声,显得有些荒凉,

大多数元兽都有冬眠的习惯,故此郭永一路上并未看到多少元兽,

突然,一阵错杂的脚步声自山包的另一侧传來,郭永顿时一惊,心道:不会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吧,

沒敢多想,郭永一个闪身,直接窜入了一堆落叶之中,随即屏息凝神,

脚步声越來越近,不久,郭永透过叶缝见到一只麋鹿自他的身边跑过,顿时大怒,心道:该死,自己居然被一只麋鹿吓成这样,

郭永正要起身,却是有一道破空之声传來,接着便是麋鹿的哀鸣,

“哈哈哈哈,王兄好箭法,一箭毙命,我们几个连续几箭都射空了,”随着这麋鹿的哀鸣声之后,是一声朗笑,

“那是我射的准,是这笨鹿撞到我箭上了,”另一个声音响起,默的开了一句玩笑,随即道:“在这偏僻的东胜,冬日也杀几只野味打打牙祭都难,不过所幸,今晚可以好好的吃上一顿了,”

“就是,这里哪比得上我们东荒,你们说护法也真是的,明明东胜那几个老不死的被困住了,直接将剩余的两张残天图抢來便是了,如此一來我们也好早日找到血龙碑,回到东荒,”

“护法大人是担心夺來的残天图有假,而且听说东胜还有其他龙碑的线索,哥几个做好常住东胜的准备吧,”

“那至少也应该找人來换换我们啊,这无涯谷四周的稍微,就属我们东边换的最慢了,别处都是一个月一换,我们这都快三个月了,”

郭永透过叶缝暗自观看,在三十余米外,正有着六七人在就地为射杀的麋鹿剥皮,清理,通过他们的聊天,郭永已经知道了这几人便是这东边山头的哨岗,心中暗道,还好这麋鹿将几人引到了这里,否则若是自己闷着头上山,定然会被哨岗发现,

几人实力不算高,最高的一人也才丹境九阶,难怪只能沦为放哨的,不过郭永并沒有急于动手,他不知道山顶上是否还有其他岗哨,

“想换岗,兄弟,我劝你还是别想了,你们恐怕还不知道吧,我们跟随的那名电尊者已经陨落了,如今许多兄弟都派出去查此事了,哪还有人來换岗啊,”

“什么,难道东胜还有其他耀境强者不成,”

“很有这种可能啊,护法大人也是因为此事才将抢夺残天图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就在这时,一直藏匿于郭永胸口的木木似是闻到了什么宝物,竟是从郭永的衣领主动爬了出去,钻出落叶堆,在落叶上撒起脚丫子跑了起來,

等郭永发现,已经來不及阻拦,

这边的响动,自然是引起了几人的注意,当看到一个快成人形的人参在落叶上奔跑的时候,几个人顿时眼睛直冒光,

“天啊,是药王啊,”

“快抓住它,这东西我在东荒都只是听说过,从來沒有见过,”

其实不用刻意吩咐,几人已经腾空而起,去围堵小人参了,

郭永怎会答应,手掌在地上一拍,直接腾身而起,甩掉满身落叶,随即便是数把飞刀四散而开,

众人一心都在木木身上,满心的激动和兴奋,都未曾主要到郭永,等到感觉到危险靠近的时候,飞刀已经贯穿了头颅,

几人纷纷落地,摔在落叶之上沿着山坡滚了好远,才被树干挡住,郭永生怕山上有哨岗发现,特意回身仰望了很久

,见风平浪静才长出一口气,

随即,郭永才想木木飞去,只见这小家伙全然不知道自己方才正被几位修者围追,正在一颗古树下面,用还未长出的小手拼命的掰着树干上的树油,

见郭永过來,小家伙似是见到了帮手,兴奋至极,用手指着那树油,不断的跳着,让郭永为它帮忙,

郭永知道这小家伙又寻宝的能力,可是这树油郭永细看了数遍,可以十分肯定,这只是普通的树油,最多千万年之后形成琥珀而已,

郭永十分不解小家伙的举动,但还是帮着它将那树油掰了下來,递给对方,

谁知,这小家伙看到不看,直接嫌弃的将这树油从郭永手中拍落在地,而后继续指着树油的方向,又蹦又跳,

它不是要树油,郭永此刻终于知道了,在这树油的背后定然有什么宝物,不然木木不会如此激动,

郭永沒再多想,取出一把飞刀,便在树缝之中掏了起來,若不是怕弄出太大动静,被迅电组织的人发现,郭永都想一刀劈开这老树,

不多时,所有的树油都被掏出來了,里面却空无一物,郭永疑惑的低下头,想看一看木木的反应,

却见后者正抱着一小块树油,双眼水汪汪很是陶醉,

怎么又要起树油來了,方才不是不要吗,郭永被这小家伙搞糊涂了,想看看两块树油有什么区别,凝神之后才发现在木木手中的那块树油之中,有着指甲盖大小的一枚白色的种子,

“这究竟是什么种子,居然让这家伙这么重视,”

小孩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小孩口舌生疮
小孩干咳嗽吃什么好的快一点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