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战气凌霄第4074章听天由命

发布时间:2020-01-21 21:45:04

战气凌霄 第4074章 听天由命

火舞圣女承诺会尽量阻止冰寒圣女前来报复,陆天羽自然很感激,但他还是说道:“圣女今日前来,能说出这番话,不论做不做得到,在下都很感激——”

“不过,在下还是想请圣女回去转告你们家的掌门和长老一声,大能修士非修为高、实力强才能称得上大能修士!没有一颗容忍之心,其终究也称不上‘大能’两个字。希望,他们能有颗容忍的心,放已经悔改了的死亡之鸟一马。”

陆天羽这番话说的言真意切,让得火舞圣女着实有些惊讶——

陆天羽什么修为?

皇级!

在一般的修士眼中,这个修为不算低,但在她这种隐世门派的弟子眼中,皇级修士多如牛毛,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偏偏,陆天羽这个皇级修士却能说出这么一番“大”理来,她怎么能不惊讶?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修为低,但实力却很强,想来,就是因为你有颗大能者的心吧!”火舞圣女感叹了一声。

“圣女过奖,我这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感悟罢了。”陆天羽淡淡一笑道。

“不算小了,这等看似简单,却蕴含玄机的话,并非是什么人都能说出来的,你确实不简单……但我还是有个问题,想请教陆道友你!”火舞圣女说道。

陆天羽自然点头道:“什么问题,请说。”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死亡之鸟,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改变吧?这个理由似乎有些不够。”火舞圣女狐疑,她实在想不通,陆天羽怎么会为一个妖兽这么上心!

而且,这个妖兽还是他之前信誓旦旦说要斩杀的,什么原因,让他改变的这么彻底。

要说是因为死亡之鸟成人后的改变,火舞圣女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原因也很简单,就算看重它,也没必要这么上心,还冒着得罪隐世门派的风险!

这就不仅仅是看重那么简单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但你真的想听真实答案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把我刚才的话带回去给你们的掌门或者长老听,或许他们中有人能告诉你。”

“当然,也有可能他们给不了你答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只能说一句,隐世门派未免有些名不副实。”陆天羽淡笑着说道。

火舞圣女看他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有些不满道:“不愿意说就算了,何必这么说我师门。我们光明教在隐世门派中还是很开明的。”

“或许吧!总之,死亡之鸟的事就麻烦圣女了。”陆天羽说道。

火舞圣女点头,转班离开,但随即她又想起了什么,道:“我能最后求你一件事吗?”

“请说。”陆天羽道。

“若我师姐来找你的话,麻烦你看在我面子上放我一马,千万不要杀她。”火舞圣女道。

“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要求,但我也有件事比较好奇,你这么关系你那位师姐,但你那位师姐好像对你没什么好感啊!你们两个有什么过节吗?”陆天羽狐疑道。

他还真的有些好奇这两人之间有什么恩怨。

“其实都是一些小事,没什么可说的。”火舞圣女明显不愿意多说,搪塞了一句,而后便告辞道:“没有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我要尽快赶回师门。”

“嗯!”陆天羽点了点头,看着火舞圣女离开。

“她又来找麻烦了?”火舞圣女离开没多久后,韩非走过来问道。

“不是,她是来告别的。”陆天羽摇头说道。

“告别?”韩非一愣,一时没有明白陆天羽的意思。

陆天羽便把火舞圣女刚才的话告诉了韩非。

韩非点头道:“倒是没想到,这火舞圣女还能有这种觉悟,看来之前低看她了。”

陆天羽也是一笑,道:“总归是比她的那位师姐要强一些的。”

“那道士。”韩非赞同,停顿了下继续说道:“你觉得她能说通她师门吗?说实话,不仅仅是对她,包括墨景、云尚,我都觉得希望不大。”

“哦?”陆天羽眉头一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

韩非便继续说道:“隐世门派中有没有明事理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像这种隐世门派,必然是极其骄傲的,他们肯定不会屈服与我们这些小散修的。”

韩非的话有道理——

大门大派不仅仅实力大、势力大、脸色也大,他们决定的事,一般情况下,很难去改变。

陆天羽的那番话或许有道理,但比起隐世门派的面子,终究还是差了些。

韩非觉得,墨景、云尚他们不一定就能劝的动自家的掌门、长老。

陆天羽其实也清楚这一点,但他也没办法,道:“只能听天由命了。”

韩非闻言也跟着叹了口气。

……

墨景和云尚有没有说通自家掌门放弃追杀死亡之鸟,暂时还不得而知,总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倒是没有人再来骚扰过死亡之鸟。

他也能安安稳稳的照顾司徒尚香——

根据陆天羽的推算,司徒尚香生产的日子就在这几日。

为了保证司徒尚香腹内子嗣能安稳降生,陆天羽等一众人都做好了准备——

这几日,陆天羽几乎每天都要用灵气为司徒尚香调理。

远在外的城主也赶了回来,先是对陆天羽等人表示了一番敬仰和感谢,接着才兴高采烈的宣布等着司徒尚香生产后,为他们母子举行盛大的宴会。

城中百姓闻听到此事也很是兴高采烈,整个昆仑城的气氛都热络起来。

看到这一幕,韩非对着一旁的齐天同道:“我现在才觉得,天羽没有看错死亡之鸟。”

“的确没看错,这种万人同庆的待遇我们可享受不了。凡人百姓虽然对我们也尊敬,但更多的是畏惧,对死亡之鸟才是真正的尊敬。”齐天同也认同的说道。

他或许不需要这种凡人的尊敬,但对这种发自肺腑的尊敬,总归是认同的。

“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沉默了片刻,齐天同又忽然说道。

“什么事?”韩非狐疑道。

“天羽最近变的似乎有些仁慈了。”齐天同说道。

韩非一愣道:“有吗?我怎么没发现。”

“自从我们离开天雄大陆到青鸟大陆后,你可曾看到天羽再动过杀念?”齐天同问道。

这么一问,韩非也意识到了,自从到青鸟大陆后,陆天羽还真的很少动杀念了,除了最开始后的时候杀过几个人外,到现在已经很少去斩杀别人。

“我想,天羽是觉得那些人不值得杀吧!”想了想,韩非说道。

“这是一个原因,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是,你记不记得天羽之前说过,成帝尊最难的一关是什么?”齐天同问道。

“我忘了。”韩非想了想老实说道。

陆天羽和他们说过不少有关成帝尊的难处,但韩非现在想想,似乎他说的那些,自己都没记住。

“天羽说过,无论是成为帝尊和神君,都必须要经过的一关是,承受自己曾经打出的伤害!意思就是说,现在我们打出去的一招一式,对别人造成的伤害,在我们成就帝尊的那天,都会一一还回来的。承受的住,我们就有可能一步登天成就帝尊,可承受不住,就会毁灭与神道之下!”齐天同说道。

韩非也想起来了,道:“天羽确实说这番话,他当时还劝我们要谨慎杀人……”

“没错,可惜,我们都忘了。”齐天同感叹着说道:“我们跟在天羽身边很少伤人、杀人,但你我的这种想法并没有改变,反而随着修为越高、实力越强,想法也越来越强烈!几乎每次与他人产生冲突的时候,总是必不可免的产生这种想法。”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的确如此,你我在很多时候确实忍不住杀机,但似乎每次都是天羽先动手的,然后……就没我们什么事了?”韩非越想越觉得齐天同的话有道理。

但在仔细想想,他们有这种想法,但没有付出行动的缘故是因为每次都是陆天羽先出手。

陆天羽的实力比他们强,每次都能很好的控制住局面,也自然就省去了他们出手的麻烦。

齐天同不说这件事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陆天羽似乎都是有意为之——

他把未来有可能面对的危险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确实是这样。”齐天同点头,“我也是偶然才想起这件事的。你看看当初我们刚认识天羽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一个人面对上前门派!现在,他有这个心,但做法却柔和了许多。”

“可笑的是,我们居然把他的话抛之脑后,我想这就是我们和他之间的差别吧!”韩非感叹着说道,言语中有些自嘲。

“天羽帮我们真的很多,若没有跟着他,我现在还修炼不到如今的境界。”齐天同说道。

韩非点头,紧接着又笑道:“论资格,他都能当我们师父了。”

“哈哈,也是!要不,找时间我们就这么冲他喊一声,看看他什么反应?”

滁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合山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安阳癫痫病权威医生
惠州癫痫病在线咨询
常州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