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逆天龙尊 第1091章-堕落渡口

发布时间:2019-09-25 22:25:48

逆天龙尊 第1091章:堕落渡口

虽然身材高矮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每一个首座弟子,都有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息,随便往哪儿一站,便宛如鹤立鸡群,光芒四射,眼光随便一扫,就像是一道无形火炬般触体而过,每一个被眼芒扫过的弟子,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畏惧感,就好像一个狼群,被三头猛虎俯瞰也似……

威严如斯,令人震怖!

“咦?”三尊首座弟子,突然一齐抬头,看向了秦霜,他们刚才一扫之下,现场几乎所有弟子都低下头部,不敢跟他们双目对视,唯独那个站在场内的剑界弟子,目不略瞬,冷冷的盯着他们看。

“嗬,你剑界同门中,何时出了一位胆魄雄壮的小师弟?面生得紧哪。”混元武界的首座弟子,微微一笑,冲剑界首座弟子说道。

“青羽,他叫做什么,可是你灵鹫峰,新收的一个小弟子么?”那剑界首座,背负着双手,他也不认识秦霜,便冲张青羽问了起来。

“回首座师兄的话,此人姓秦名霜,带艺投师,的确是刚拜入灵鹫峰主座下,才一个月左右……”张青羽低着臻首,不敢正眼看那首座师兄,恭恭敬敬的答道。

“入门时间这么短,带他来干什么?难道不知争夺堕落渡口多么危险吗?你这个大师姐是怎么当的?”剑界首座不悦的喝叱道,他说话神色严峻,很不好听,但秦霜却也能听出一种维护新弟子安危的含意,只是他说话的口吻,颐指气使,好像主子喝叱奴才似的,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是,师妹错了,以后不敢了!”

张青羽深知首座弟子江上鸥的个性,这是当着众人的面儿。说一句面子话而已,他哪会把师弟的命放在心上啊,她曾经在一次冒险夺宝中,亲眼看到在这位首座师兄面前。成百上千的师弟,在比武中落败被杀,他眼都不眨。这是当着三界弟子的面儿,在她面前耍威风呢,因此秦霜明明连续大胜。足够证明她不是失职,而是颇有识人之明,但她却不敢分辨,忙认错低头。

首座江上鸥见她老实,给他面子,得意一笑,便不再问罪,瞥了一眼秦霜,笑了起来,回头冲其他两位首座笑道:“好像我界这位新入门的弟子。大败你们的同门啊,怎么样,这堕落渡口,就归我剑界控制了吧,你们还是趁早走吧。”

他身为通天剑界的首座弟子,交往的自然都是地位相当之辈,他身边这两位,一个是五行天宗的首座弟子武水塔,一位是混元武界的首座弟子洪香主,三人之间。既有明争暗斗,又有各种合作,只要不触犯各自宗派的利益,遇到什么事儿。都相互给面子,就跟多年好友似的,不过碰到利益好处,为了各自宗派利益,又变得跟仇人似的。

属于这种时友时敌的交情,因为三人负责三界无数弟子间的纷争。一旦首座出面,彼此要不互相给面子的话,那一点小事儿,都得爆发生死冲突,一旦那方重伤或残掉,立刻就会危及他们在各自宗派之中的地位的,因为在他们身后,不知多少实力强横的师弟盯着这个首座的位置呢。

因此,为了个人利益,彼此是朋友,相互给面子,为了宗派利益,便不得不出面相争了,眼前就是一个例子,堕落长河对岸的一批等级不明的神格,即将出世,三界内门精锐云集与此,比武厮杀了好几个时辰,分不出胜负来,不得不出面前来解决这桩争端,这涉及到三界弟子们的整体利益,他们都得替各自的师弟们讨个公道,给个说法,不然不能服众,会冷了人心,损及他们的地位。

“哈哈哈,一个新人,就算带艺投师,又能多厉害?本宗真正厉害的高手,还没出战呢!”五行天宗的首座武水塔长笑一声,看都不看秦霜一眼,一句话便轻飘飘的把秦霜的胜绩抵消了。

“没错,江兄,堕落内陆的神格,恐怕就要出世了,不能再拖了,你我三人来了,还需要继续比武争渡口吗?干脆这样,彼此给个面子,和平化解此事最为上策,我们三个先飞过去,一则探探路,免得内陆深处,在最近诞生出不得了的凶煞魔物出来,二则也顺便化解一下,三方剑拔弩张的气氛。无主宝物,见者有份嘛,何必打生打死呢?”

混元首座洪香主背负着双手,把他的主意说了出来。

“此计甚妙,我提议,出土神格,不拘多寡,一界一份,公平合理,怎么样?”五行首座武水塔根本不用问,眼睛一看,便知道五行弟子被那个剑界新人秦霜,压制到下风了,他虽不知秦霜究竟有多强,但无非是切割一块神格的肥肉,能不用拼死拼活抢一份,何必非得大动干戈呢?

更何况,他们三个首座亲临现场,真要打起来的话,说不定他们就得下场爆发激烈战斗,无论谁死谁伤,对他们在各自宗派的地位,都会大受影响,因为他们三个,私底下不断切磋,都知道谁也没有彻底取胜的把握,真要替师弟们出头迎战,恐怕最后便是两败俱伤,两败俱死的凄惨下场,在大宗派,重伤比死亡更惨,因为立刻就会有挑战者找上门来想取代他们的地位……

因此,三人心照不宣,一般遇到这种涉及到宗派利益的大事儿,最好既照顾一下宗派利益,又不损及他们个人利益。

“这个……有点不妥吧,我剑界新秀秦霜,明显站了一些上风,这样吧

逆天龙尊  第1091章-堕落渡口

,等你我探明出土神格数量之后,专门挑出一颗一阶神格来,分给秦霜师弟,也算是对他一个激励,行不行?”

剑界首座江上鸥瞥了一眼秦霜,貌似公允的替秦霜出头说话,最后居然想随便一枚一阶神格,便把秦霜打发了,听得秦霜只想笑,一阶神格他根本看不到眼里,要想得到,随便斩杀一个五行弟子或混元弟子,都可以得到。还用你们激励我?

不过他是刚入门的新人,不想太过引人注意,如果反对和平化解,那就意味着他需要面对三大首座弟子,和场内两千多三界内门才俊,虽说他不怕,可一旦大开杀戒,到了对岸,发现一堆一阶神格,那对他想在通天剑界,寻找机会捞好处的计划,无疑是大大的破坏。

他一念至此,也不说话,只淡淡的点了点头,便退回张青羽等灵鹫弟子群中,受到每一个灵鹫同门眼神递过去的热烈欢迎。都把他当做大扬灵鹫峰志气的英雄看待。

三位首座一出面,便定下堕落渡口的控制权和瓜分神格的方案,其他弟子在他们积威之下,谁敢多说什么?那些比斗惨死的同门,就当白白牺牲了,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了,见多了也就不怪了。

“你们都站在悬崖上空,不要跟来,我们三个,先去探探路。”三位首座吩咐一声,化作三道虹光,便飞跃下悬崖,投入河面上腾起的滚滚煞雾深处……

唰……三道夺目的虹光,割裂出三条雾海通道,悬崖上空的众弟子,便都能清晰的看到,他们庞大神能鼓荡下,震开身周大片墨汁般的煞雾,飞在河面之上,刚飞出百十米,突然间,他们的身形一滞,像是受到一种无形的禁制力量,强行压迫一样,让他们的速度暴减下来,与此同时,滚滚煞雾,席卷而来……

“怎么回事?”秦霜不由得问道。

“这条堕落长河,常年累月,有一种无形法则的压迫威能,实力不够,根本突破不了无形威压的镇压,飞不到对岸,就会掉落河流之中,被无数凶魂厉魄吸走本源精气,并且,整条堕落长河,不知流淌了多少岁月,河深处诞生出数尊神秘魔物,谁见谁死,可怕无比,不过他们居无定所,谁也不敢保证他们究竟匿身何处,按照以往经验,唯有这处渡口,遭遇那几个神秘魔物的几率最低,因此今天都想争夺它的控制权。没想到江师兄来了,唉,只可怜先前战死的那些师弟师妹了……”

张青羽没有开口说话,她担心被江上鸥的亲信师弟听到,传出去对她不好,便一道波动,传递给他。

秦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呔!”

河面之上,三大首座弟子,一齐大吼一声,各自祭出了本命神器,江上鸥祭出了一柄造型古朴的神剑,剑一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便激射出滚滚剑气,宛如一场剑气风暴迸发出来,顿时为他减轻了巨大的压力;那武水塔则祭出了一座五行大印,翻翻滚滚一出来,便喷射出瀑布般的五行神元气流,把他包裹在五行能量瀑布之中;而那个洪香主则大手一抖,祭出一张混元乾坤图来……

哗啦啦……一张描绘着乾坤江山,无穷盛世的图卷,被他打了开来,宛如长河也似,把他保护住……

三件本命神器,保护着三大首座弟子,压力减轻,身形一起,继续朝着河深处飞了过去,他们头上身周,宝光神芒激射如潮,逼得滚滚煞雾不断退却,无法靠近侵蚀他们的精神世界……未完待续。

...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看病价位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价钱多少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大概多少钱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得花多少钱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具体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