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修家生活录第一百二十二章陈年帐属国魍魉

发布时间:2020-01-21 23:18:07

修家生活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陈年帐属国魍魉

道人虽为青云宫掌教,可青云宫中间波折太大,有他们哥五个已经是祖宗保佑,自是不知他们这一支和隐脉之间还有如此约定。

心里那点埋怨不解便压下了。

胡阳话挑明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这一支人没死绝,隐脉不会现世,只怕这回没有胡俊弄出来的闹剧,隐脉也一样不会出现,只等着最后五道青云之气散了再说。

胡阳倒也不是诓他,隐脉存世因由,一个自是在青云宫正支之外备下暗线,保传承不断,另一个则是为了守护江城的禹王九鼎。干系重大,若非他已经寻到姒九这九鼎的天命之主,让姒九把九鼎炼化,他也不会来什么将计就计,更不会把青云华盖拿出来。

不过一道青莲剑气,都用不着五鬼一起出手。

何况今天已经钓上来几条大鱼,即便继续算计,左右也不过是这些人了。

“你们不用急着答我。我就在青云街街口那家酒店住着,等你们想好了想妥当了来告诉我一声就是。我虽没传老爷子的衣钵,算不得青云宫的人,但隐脉的传承总归是我手上出去的,知会我一声我回去江城也好告诉我家老爷子。”

听出胡阳要走,道人连连拦截:“断没有再让先生住酒店的道理,宫里厢房都是布置好了的,一应物事齐全,先生且去看看,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老道立刻吩咐弟子下山采买。”

“用不着麻烦,我在这地方杵着,你们照顾得我来,哪有心思想下一步动作。省了省了。”

道人挽留再三,胡阳铁了心要走,真人拗不过,留他用了晚饭才把人放走。

刚出宫门,胡阳便发现四面八方观察的目光。

胡阳并不去管,想看就看,胡二爷不是张扬的性子,也不是怕事的软蛋。在江城做过的事情,在山城一样做得。要不是顾及周围的普通人,他真想把身上的宝衣显出来,晃瞎他们的眼!

“真没想到,居然跳出来这么些人。”在青云宫时,因是商讨宗门大事,姒九一概作壁上观,不开口,现在出了宫,便将和胡阳一同分析今天的境况,“未央宫早在台前,没什么说嘴的。昨天李朝雨和李神风来过一趟,李耀灵亲自下场倒也不算意外。那个使长戟的大高个,该当是李耀灵的随从一类,不必如何留心。倒是那位蓝副总长,胡老幺,我听说这一位出自昆仑山,不知道他来这一趟到底是因公还是因私了。”

各地执法局总局之上还设了东南西北中五大总长,听着官不小,其实就是监察各地执法总局是否知法犯法,这一关本就有执法堂把着,倒把这些位总长显得尴尬得很。不过也有一点好,熬过了年限直接进九鼎阁,所以向不缺人想当这样子货。

“昆仑山。”胡阳念叨了几遍,“当年旱魃之祸,原起自西北,做主引到西南来的,头一个是昆仑山,下一个才是未央宫,连清灵珠上的封印都是昆仑山的玉清仙光。若说谁不愿意见到青云宫重上九霄,舍昆仑山不做他想。”

“胡老幺,昆仑山和青云宫哪来这么大的仇,往死里弄啊。”姒九从青丘山出来,虽恶补了他冰封以后修行界明面上的各种事情,听闻过旱魃之祸,却不如胡阳因为有他家老爷子的笔记来得了解内情。

胡阳道:“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老账,我家老爷子也不是都理得清。旱魃之祸前,两家最后一次结怨还是与大雪山宝轮寺那一回。明面上只有宝轮寺死了一个法王并三位上师,暗地里,昆仑山也殁了一位长老。那长老唤作飞星,是上一代昆仑山掌教的师兄,这一代掌教的师父。”

姒九了然道:“怪不得了。便只是这点过节就够他们把龙头山拆了,何况还有旧恨。”

“旱魃之祸时,他们要不是惜着道门领袖的名头,不敢把事情做绝,必定要把正支一脉的传承彻底断了的。”

姒九叹了句虚名累人,又道:“当年虽是昆仑山领头,可一起动手的差不多有一半修行界宗门。此番你大张旗鼓认了青云宫隐脉,给了青云华盖护着,他们不会由着青云宫再兴,怕是马上就会有人跳出来找你麻烦。”

胡阳摇头道:“青云宫搭上整个门派替整个修行界背锅,封印了旱魃,这份人情只当是他们允了青云宫顺顺当当传下来五道青云之气的谢礼,我不与他们计较。可年年中元节,沉入阴阳间隙的青云宫小洞天被阴气往丰都鬼门关冲,人人都去采撷那醇和之气炼宝修法,这份人情,可没有算了的道理。从前青云宫被修行界孤立,他们乐得装不知道,现在可不行了。”

姒九道:“他们万一非要装耳聋眼瞎呢。”

胡阳冷笑道:“有胆子就装,大劫之下,老子让他们用命来填!”

姒九竟嗅出一丝浓得化不开的杀机!

如此杀机,难道是上次余毒未清?

姒九直到这时候才想起来,别凡溪现世之后以及鱼龙胜境之中种种,胡阳斗合道、战天魔、毁胜境、灭孽龙,完全当得上杀伐果决四个字!他当时自认累赘,又担心胡阳死在鱼龙胜境,后头又接手禹王九鼎,竟是没意识到这点有多吓人,还只以为凭胡阳的心性,如此表现不过成长得快了些!

胡阳才接触修行界多久,三个月都没有!就算是胡老五的嫡亲孙子,师尊唯一的亲传弟子,这样的表现也实在匪夷所思了些!

这是斗法!

是杀人!

不是修炼和接人待物!

可真要是受了上次得知胡雅身份时杀气入心的影响,心性跑偏,胡阳身上不可能全无征兆,更关键的是,他不可能没有察觉!且不说他的见识经历,单说他修炼九鼎念法有九鼎在手,一丝丝的气息变化都休想瞒过他!

思来想去,只得归根与这小子先天道体厉害,根底与众不同!

“胡老幺,万一那姓蓝的遵的是执法总局或者九鼎阁的命令,又当如何。咱们这一路过来,执法局的人必然已经知道,可到现在都没人来打声招呼,连修行报都没人来,这可不正常,换成赵大胡子,一定是守在门口。”

胡阳一顿,道:“可能性太小。”

“小不代表没有,那李耀灵说你身上有先天法宝,单只这个传闻,就够许多人不问真假,一探究竟了。”

听到这事,胡阳不忧反笑:“九爷,你知道吗,当年我家老爷子从青云宫带走先天五行葫芦的时候,流云真人言道,青云宫千万年风流因此宝而衰,或有一朝一日,青云宫也将会因此宝重登高峰。此回倒应了真人的批言了。”

“你还真有!”

“你不是见过吗。”

“就是你收怨气那个葫芦!”

声音一波三折!

现在可不是天地初开那会儿了,先天之物满地都是!

堂堂青丘狐族远至太古的传承,族里的先天之宝也不过三件!

“九鼎阁再差这件器物,在观星阁面前也丢不起这个人。而且为了法宝对观星阁的人下手,就算他们拉得下来脸,也得看他们受不受得住薪火殿的火气。”

“你是说就算九鼎阁对你动手,摆出来的理由也不能是因为法宝。”

“当然。”

“那是为什么?”

“不知道,所以我才说可能性太小。且看着,总归我现在是修行报的人,也算有些名头,一堂两阁要对我干点什么也不可能明着来。如果他们暗着来,那更好,抓住把柄往大了闹,这可是我看家的本事。”

好嘛,又来劲了!

姒九只忍不住想,你说你们没事把胡老幺挑得这起劲干嘛,哪回他起劲了,倒霉的不是别人!

刚走没几步,酒店里跑出来个人拦在当间。

“老四,你们跑哪儿去了,我找你们一天了,也不接。”

“三爷,出什么事了,被狗撵了。”

胡阳眉头微皱,刚除的怨气居然又有了!

郭鹏一脸“我有秘密讲”,拉着胡阳回房间,胡阳顺手偷偷摸摸把怨气收了。

进屋坐好,郭配神神秘秘摸出个裂开两半的木符,胡阳一看,这不他给的护身符吗,怎么裂了。

“老四,还记得这护身符吗。”

“我又没傻,怎么了。”

“你把这个护身符给我,我不是拿给我妈了吗,我今天白天在医院陪她,突然一阵黑风吹进来,整间病房都黑灯瞎火的。接着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居然从外面飞进来一个张牙舞爪的妖怪,把我和我妈吓得,结果这枚护身符一亮,飞出去一只大手直接把那妖怪捏死了。”

“又是扶桑阴阳师出手了。”

“执法局的人太特么没用了,两个人守着还让人把手伸到病房去了。”

“今天青云宫是什么场面,怕病房那边都没顾得上。”

“还好我让老金守着,不然送上门的抓人机会都没了。”

“怎么,你还让他逮人啊?”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想省事,当然是斩草除根。”

“老四,你知道不,白天龙头山上先是一朵青莲花,后头又是一重一重的祥云瑞霭,跟仙境一样。都说是海市蜃楼,可我觉得不像。老四,这护身符也是你在青云宫求的,会不会,青云宫就是传说中的修仙门派。你会武功,这修真和练武都是一联的,你知不知道啊。”

胡阳笑道:“我和青云宫掌教道人倒是认识,他老人家确实练就一身道家功夫,养生有术,八十几的人看着还跟四五十一样。至于他是不是在修道炼仙,我就不知道了。”

郭鹏扣扣脑袋:“这样啊,唉,那算了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学我的武功吧。明天啊,说好了。”

“行。”

“不行,我今晚上还是在这儿住吧,万一你再跟今天一样跑没影儿,也不接,我哭都没地方哭。”

“随你。”

“那我开房去了。”

“你打算怎么教。”

“先传些炼体的本事,如果他有天分,自己炼精化气入了修行,引他入道就是。”

“叔叔阿姨那边你都还没拿个规程,这你倒是干脆。”

“不一样,我爸我妈那边,开始是我自己都是一个菜鸟,当然,现在也是,什么都弄不明白,哪敢把他们往这条路上带。后来知道大劫将至,凡入修行,皆在劫内,我又是个爱闯祸的,他们年纪大了,要是把他们领上路,连累他们担惊受怕,我也于心难安,所以我才迟迟不能下决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的拖着。郭鹏不同,他能打能抗,心性坚定,关键是还年轻。如果他真有机缘炼精化气,你给他讲明利害,言明生死,问他是否修行,他也必然毫不迟疑。”

“机缘?遇见你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机缘了。”

“你不也一样。”

“得得,算我说错话了行吧。”

恰在这时,金鬼回来了。

“如何。”

“白天两个扶桑阴阳师在病房外伺机暗害萧女士,我本欲出手,只是主子的护身符太厉害,阴气刚显,便将他们的手段破了。见那两个阴阳师逃遁,我便跟了上去。两人一直在城里兜圈子,直到方才才进入大学城中一处快捷酒店,确定那是他们的藏身之处我便回来禀报。”

“就只有两个人。”

“那房中尚有一人,气息不稳,应是有伤在身,另外,那房中还有一道不甚明显的凶戾之气,藏得很深,和那日在萧女士身上的鬼气很像。”

胡阳点点头,等郭鹏开好房睡了,才和姒九一道,隐去踪影,让金鬼引路往大学城飞去。刚到那处快捷酒店外,便见酒店里面陆陆续续窜出来几个人影。

三前两后,前者黑巾蒙面,后者斗笠遮脸,到中心公园停住。

胡阳姒九隐身过去,便听到一阵带腔调的中文。

“宫九太郎,若你同意与我们合作,取得梁州鼎,我也助你在神州达成所愿。”

“哼,柳贤石,我这次来神州就是为了阻止你们高丽取得梁州鼎,你还想要我帮你,做梦!”

“宫九太郎,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当真是为了阻止我们,而不是为了找到那能解决你们扶桑一直无人能修行至合道境的神石!”

黑巾人微微一凝,那名为柳贤石的斗笠人又道:“且只要你助我们取得梁州鼎,我们不仅帮你寻找神石,更会保证,女王陛下登基之后,与扶桑世代交好,商贸往来,政治交流,定会让你们伊势神宫满意。”

姒九传音:“又是个想当皇帝的。”

会泽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南京肛泰医院地点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深圳看妇科病多少费用
莱芜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